河南省教育新闻网

语文老师看到“改拼音”朋友圈文章后乱了,自嘲要向学生认错

[   钱江晚报   ] 作者:
2019-02-20 16:34:44 |
  开学在即,杭城不少语文老师却自嘲要尽快向学生“认错”。
  
  “开学第一课上,我一定得提醒学生,老师之前教的‘箪食壶浆’,读法是错的。”冯晓媛是杭州第十四中学附属学校的初一语文教师。上学期,教《论语》十二章的“一箪食,一瓢饮”时,她提到了“箪食壶浆”一词。“我特地提醒学生不要混淆,是‘箪食(sì)壶浆’,不要念成shí,学生们绕了半天,才理解两者区别。”
  
  尴尬的是,冯老师昨天才发现错误读音竟然“转正”了,“第六版《现代汉语词典》里正确读法是箪食(shí)壶浆,开学了我得告诉学生,你们原先的读法才是正确的。”冯老师哭笑不得。
  
  冯老师意识到自己教错了,是因为在微信朋友圈里读到一篇文章:《注意!这些字词的拼音被改了!》,文中罗列了许多修改读音的字词——
  
  “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shuāi)。”
  
  “远上寒山石径斜(xié),白云生处有人家。”
  
  “一骑(qí)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
  
  ……
  
  注:衰在诗中本读cuī,斜在诗中本读xiá,骑在诗中本读jì。由于读错的人较多,现已更改拼音。现在新版教科书上的注音是衰(shuāi)、斜(xié)、骑(qí)。(作者:我老人家费劲心思完成的押韵,好不容易成了千古名句,就这么被改了?)
  
  类似的还有不少:
  
  “说客”的“说”原来读“shuì”,但现在规定读“shuō”,另外还有说(shuō)服;
  
  “粳米”的“粳”原来读“jīng”,但现在要读“gěng”;
  
  ……
  


  
  曾经以会读这些字为荣的鹿姐姐非常震惊地发现,自己已经成为新一代“文盲”。心有不甘去查了一下《现代汉语词典》,果然读错了。在2016年9月出版的第7版《现代汉语词典》上,“说客”的“说”就已经由原来的“shuì”,改成了“shuō”。
  

  冯老师将这篇文章转发到朋友圈后,不少老师都留言表示已“混乱”,并自嘲要尽快向学生“认错”,努力“正音”。
  
  但是,对于这些字词的拼音改动,语文老师并不完全赞同。
  
  冯老师坦言,不光是学生要正音,老师也经常因为正音绕来绕去。“每年都会更新,很多以前学的发音都变了,平时备课必须在书上标出来,反而怕自己容易出错。”冯老师说,虽然语言发音会随着社会发展变化,但会不会变得太快了?
  
  杭州建新小学语文老师葛银莲认为,虽说语文教学要与时俱进,但这样改来改去也太随意了。“尤其是古诗文,读音改掉意境也会不一样。”葛老师印象里,十多年前的《山行》还念着“远上寒山石径斜(xiá)”。“我让一年级学生诵读,有学生学前识字多,在课堂上提出要读xié,我解释了诗人写诗时为了押韵才选这个字。后来还有家长在QQ群里讨论,帮我一起说明。”
  
  “改掉发音,古诗文里美好的意境也会慢慢消失,学生们对经典的理解也会更困难,他们体会不到韵律之美。”葛老师说,“到了第二学期,语文教材要学《山行》,考虑到考试,我就要求学生背诵时还是读xiá,注音按字典上的读音来。”
  
  对于这样的改动,杭州师范大学教授、浙江省语文特级教师王崧舟的看法是:“确实有不够慎重的地方。比如‘石径斜’‘一骑’等,把古诗的押韵和平仄都搞没了。”
  
  据了解,对于这样的改动,中小学语文老师事先均不知情,多数是等到统编教材出来了,才知道,看教材里就是这么改的。比如,新版的人教版小学语文三年级上册,第四课《古诗三首》里的《山行》:
  

  “远上寒山石径斜(xié),白云生处有人家。”
  
  这本新版教材是上学期出的,也就是说“斜”从上学期起,读音就从原来的xiá变成xié了。为啥大家到现在才留意到这个问题?“一点一点分开来,大家没什么感觉。集中在一起,问题就凸显了。”王崧舟分析说。
  
  当然,也有部分老师看到了汉字读音修改的另外一面——对小学生来说,其实是降低了学习难度。
  
  “由简到繁很难,但由繁到简就容易很多。”杭州卖鱼桥小学语文老师江敏说。对小朋友来说,多音字是很大难题,读音修改让很多读法简化,小朋友学习难度也随之降低。“以‘骑’为例,小朋友最先接触的就是‘骑马’的qí,以前还有个多音字念法jì,学生会混淆,理解起来也有难度,统一读音后这类混淆就比较少。”
  
  江老师提到,汉字语音的变化有专家的考量,调整也无可非议,但得要让从事语言文字和教育工作的人最早获知、培训。“语言文字调整,语文老师获取信息很多都得靠自己关注,如果没留意教学就容易出差错。所以语言文字有调整,应该第一时间让老师参加培训,进而到课堂上落实。”
  
  这篇文章也引起了网友热议。《咬文嚼字》杂志主编黄安靖在接受采访时说,目前网上流传的标准读音很多来自尚未正式发布的《普通话异读词审音表(修订稿)》,但应以1985年发布的《普通话异读词审音表》为准。他认为,改读音应当少数服从多数,但这并不意味着以前的知识都“白学了”,因为读音是约定俗成,需要一个缓慢的过程。

责任编辑:WANG17

浏览次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