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省教育新闻网

“入学亲子鉴定”切莫一笑了之

[   大河报   ] 作者:
2018-05-14 08:18:27 |
 
    “我爸是我爸”“我妈是我妈”之类的奇葩证明,大家都不陌生。最近又出现了一种新情况:证明“我儿子是我儿子”“我女儿是我女儿”。
 
    日前,广东东莞市2018年入学已正式开始申报。据《新京报》报道,为进一步挖掘公办学位潜力,今年大幅增加学位供给,在东莞虎门,该镇将父母双方或一方具有虎门户籍的外地户籍或无户籍的适龄儿童,也列入优惠政策的招生对象当中。但近日有虎门家长反映,在为孩子办理小升初手续时,被要求做亲子鉴定,以证明孩子符合入学政策。虎门教育部门表示,亲子鉴定是为了保证教育公平,因为“出生证等材料造假的比例相当高”。
 
    出生证明造假太多,所以需要亲子鉴定。虎门市教育部门的这种解释听起来不无道理,但却有一个致命的漏洞——出生证明能造假,难道亲子鉴定就不能造假了吗?既然无论什么证明,最终都需要教育部门审核把关,那么,为什么要让家长自己去证明“我孩子是我孩子”呢?
 
    亲子鉴定的原因一般有两种:一种是司法亲子鉴定,这个结果是用做司法用途的,比如办移民、打官司等。还有一种是个人亲子鉴定,这个用途就更加广泛了,不过,个人亲子鉴定有一个基本的前提,那就是自愿原则。也就是说,是否进行个人亲子鉴定,完全取决于当事人意愿。虎门教育部门推出的这个亲子鉴定,无疑是开创了第三种模式:既不是出于司法程序的需要,也不管个人意愿如何,想上本地公办学校,就得接受“被亲子鉴定”。教育部门的这种强制性规定,颇有点“我的地盘我做主”的味道。
 
    每年新学期开始之前,照例都是家长最忙碌和焦虑的时间,为了孩子能上一所心仪的学校,不少家长都劳神费力,忙得不可开交。现在倒好,虎门的家长又多了一个更加艰巨的任务,亲子鉴定,这个任务不仅代价很高,而且副作用极大,关键是,作用还十分有限。众所周知,亲子鉴定确定的是血缘关系,但是,家庭子女未必都是亲生的。非婚生的养子、重组家庭的继子,这些都属于法律意义上的子女,因为无法通过亲子鉴定,难道就否决这些孩子受教育的权利?这种唯血统论的招生门槛,既是一种懒政,更是一种赤裸裸的伤害。
 
    证明本无所谓奇葩,但是,如果形成了“证明依赖”,相关部门难免会越来越“任性”,各种证明也就会变得越来越奇葩。相比起调查取证,索要一纸其他职能部门出具的证明显然要轻松得多,更为关键的是,出具证明的机关必须为自己的证明负责,对于索要证明的部门而言,既可以减轻工作压力,又可以规避责任,何乐而不为呢?虎门市教育部门确保入学公平的初衷没有错,但“入学亲子鉴定”的做法,不仅让人感受不到保障教育公平的制度善意,反而会因为不近人情遭受抵制。
 
    李克强总理曾多次强调政府应“法无授权不可为”,作为一种行政行为,证明同样应当“法无授权不可要”。实际上,出生证明、户口本、父母结婚证等法定文书,都可以为孩子的身份提供证明。关键在于,教育部门能否认真核查、从严把关。对于虎门的教育部门来说,鉴定孩子身份其实并不难,难的是如何摆脱“证明依赖”,以及由此反映出来的任性和惰性。当然,要想杜绝入学造假严重之类的乱象,关键在于均衡配置教育资源、缩小校际差距。在教育投入依然有限的实际背景中,教育资源的不均衡不仅体现在地域差距上,更是直接体现在同一地区的校际不均上。如果各个学校的师资、办学条件都差不多,公众自然不必再为择校难而大挠其头,入学造假现象也将因此大大减少。

责任编辑:樊娜

浏览次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