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省教育新闻网

高校“代课代考族”调查:QQ群下单 代课30代考50

[   成都商报   ] 作者:
2016-12-30 09:12:08 |



  记者卧底“代课代考”QQ群调查截屏
  
  12月下旬以来,又临近一年期末考试。在一个1600余人的QQ大群中,每天数百条信息轮番轰炸。其中,大到考试、写论文,小到取快递、洗衣服,都能找人代替完成,群内不时有人“下单”,有人“接单”。这些“代课”、“代考”者中,有职业“枪手”,有兼职挣点钱的大学生,也有中间人从中介绍吃差价,还有团队组织者“做生意”……
  
  连续多日来,成都商报记者卧底多所高校“代课代考”QQ群,并成功替考,整个过程非常简单。接到记者反映的情况后,校方表示将展开调查,如果查到,严格处理。
  
  匿名举报
  
  多所高校存在“代课代考”群
  
  12月21日晚上8点多,在读女大学生小汪(化名)向成都商报反映,他们学生之间流行着一些群,群里可以帮人代考、代课,甚至代干学生所有事务。“听说群主是大四学生,目前已经形成了产业链,一手交易一手付款。”
  
  根据提示,成都商报记者通过添加QQ群的方式,搜索“代课”关键词,结果跳出近200多个四川地区的相关高校QQ群,有的学校甚至有两三个代课代考群,每个群的人数少则200人,多则上千人。记者以学生身份进入其中4个活跃的千人大群,发现这些群名往往标注“代课”、“兼职”等字样,而部分群公告更是赤裸裸地介绍:“代课、代拿快递、代洗衣服、代建游戏,能代的都代。官方价:30元一节”。记者通过连日的统计发现,各大QQ群每日所发布的代课、代考、代写论文等信息,最多达80余条。
  
  临近期末,代考需求有增无减。25日晚上8点,某QQ群发出一则消息:“明天下午第一节,代考新闻学,开卷,需女生。”记者通过QQ与其取得了联系:
  
  “代考多少钱?”——“50元。”
  
  “需要学生证吗?”——“应该不要,不过要藏一点。”
  
  “什么叫‘藏一点’?”——“就是戴个口罩,别暴露在老师眼皮子底下,埋头放肆写,坐中间,不抬头。”
  
  “还有什么要求?”——“考试是开卷,但不能过去玩,要认真写完,都能过。”
  
  然而,短短一两分钟内,当记者还在咨询考试相关信息时,对方便称“已有人接单了”。
  
  记者调查
  
  订单靠“抢”不乏介绍人吃差价
  
  据记者观察,所谓“枪手”大致分为两类,一种是“临时枪手”,即有空闲时间临时去帮忙,赚一点零花钱。另一种是“职业枪手”,以赚钱为目的,这种“枪手”背后,往往还有介绍人,一名知情学生透露:“介绍人在中间赚钱,比如找了我同学代课,只给30元,他自己跟别人说40元或50元。”
  
  记者发现,发布一则简单的代课需求,往往1分钟不到就有人在群里回复“已找到人”;发布一则公选课的代考消息,几分钟内便有着落;而发布一则较有难度的专业课闭卷考试,或是一篇专业性较强的课程论文,半小时就能找到人选,当年这些价格也不菲。记者了解到,一篇重复率20%,标明“急需”的课程论文,开价可达1000元。
  
  各个QQ群内,不时有人“毛遂自荐”,主动邀单——“专业代写团队3年经验,可一次性承接大量稿件,各科专业普刊、核心、全英文、专科本科硕士博士论文、软文、应用文等均可写作”。一位自愿承担代课签到的女学生透露,临近毕业,她希望多多接单,但很多时候都没有生意可做,“代的人多了,就挣不了多少了,只能挣点零花钱。”
  
  记者暗访代考流程:
  
  代考交卷全程顺利“挣”了50元
  
  “明天下午,寻代考女,考试认真写都能过。有需求的私聊。”27日,成都商报记者成功联系上了这位发布代考信息的女生小琪(化名),她称自己是某校大二学生,因为第二天有事,所以急求同学代考。“如果我不去考试,直接就是重修;如果我去了,顶多是补考。”由于是提前预约,且考试难度小,记者与小琪以50元成交,并约定考试结束后拍照留证即可线上结算。
  
  28日上午,小琪叮嘱记者:“这门课是专业课,考试的学生都是班上的同学,大约50多人。我们有一个规矩,男生坐前面,基本坐满;女生坐后面,尽量挨在一起,坐中间。考试可以查资料,老师平时很开明,(小测验)还会留时间给我们查资料。如果不放心,可以戴一个口罩。”小琪还告诉记者,她已经向同班同学交代好,“你去代考,我跟他们说好不揭发你。”
  
  28日下午4点10分,记者如约来到考场。4点20分,考试开始,监考老师径直走向讲台。“监考老师不是我们的任课老师,太幸运了!”有学生小声说。填写完小琪事先提供的身份信息,记者顺利在后排座位处坐定并开始答题。记者发现,开考以后,这位监考老师并未下台巡视,只是偶尔抬头张望几眼。整个过程中,没有让学生出示学生证等确认身份的证件,没有指挥学生按照学号分散就座。环顾四周,还有很多学生利用手机搜索试题答案,开考30分钟后,学生们便陆续交卷。记者随同交卷的学生,将考卷放在讲台一侧,这位老师也并未抬头审核试卷。
  
  离开考场后的下午6点左右,记者将考试题目及现场的照片发给小琪,她迅速给记者转账50元。
  
  与代考不同,代课、代写论文因风险小,难度较低,成为4个高校群最主要的“兼职任务”。某日,成都商报记者再次通过QQ群,找到了一位需要代课的女生,并被告知“只需要喊一声‘到’就可以顺利过关”。26日早上8点多,偌大的教室内稀稀落落地坐着前来上公选课的学生,坐下没多久,任课老师便来到教室。与记者想象的不同,这位老师并没有立即点名。身旁一位学生告诉记者,老师点到的方式比较特殊,“2节大课,老师一般想什么时候点就什么时候点。”果然,如这位同学所说,在第二节课快结束之际,任课老师开始点名。
  
  相关高校回应:派人调查如果查到,严格处理
  
  随后,成都商报记者将连日了解的情况向相关高校作了反映,该校宣传部门负责人告诉记者,他们对此相当重视,当即调派年轻教师潜伏代课QQ群调查此事,“如果查到,严格处理!”该负责人介绍,对于这部分学术不端行为的学生,“学校有规定,学生严重违反考试纪律或考试作弊,该课程考试成绩无效,并视其违纪或者作弊情节,给予警告以上处分;由他人代替考试、替他人考试、组织作弊、使用通讯设备作弊及其他作弊行为严重的给予开除学籍处分。”
  
  该校初步了解情况后,29日下午发通知要求各院系成立期末考试监督管理领导小组,对该院考试工作进行巡视,对相关教师和学生进行监督,对违纪情况进行处理;同时,要求所有参考学生带齐身份证与学生证,缺证不得入场,杜绝替考现象。学校将坚决执行学生违纪处分条例,对替人代考与请人代考的学生严肃查处。
  
  教育专家:高校应从“数量型评价”转变为“过程性评价”
  
  北京盈科(成都)律师事务所律师寇翼指出,学生代课代考等学术不端行为,虽然还没上升到法律层面,但依然值得重视。
  
  著名教育学者、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也表示,“学生代课代考等属于严重的学术不端行为,但现在很多学生并不以为然。首先,学生要反省,回归诚信考试;同时,学校方面,要改革教学制度及相关考核评价体系。”
  
  对目前一些学校运用指纹签到等方式考勤,熊丙奇并不认为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治标不治本的方式只会反其道行之。高校应从‘数量型评价’转变为‘过程性评价’。”熊丙奇说。(成都商报记者摄影报道)

责任编辑:xwzb

浏览次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