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省教育新闻网

各国都被儿童肥胖问题困扰 小胖墩增多该如何应对

[   中国青年报   ] 作者:
2016-12-01 09:13:10 |

  小胖墩儿拉练“减负”夏令营在我国各大城市都可以见到。视觉中国供图(资料图片)
  
  如果你的孩子,在出生时体重超过8斤;如果你的孩子,长期沉溺在薯条等油炸食品中不能自拔;如果你的孩子,每天至少喝上一罐可乐,那么,儿童肥胖问题就离你们不远了。
  
  令人担忧的是,在英国,约50%的家长并不把孩子体重超重、肥胖当一回事;在太平洋岛国汤加,父母与孩子一样,都是肥胖者;在墨西哥,有70%的成人受到肥胖困扰,34%的儿童和成人一样肥胖。
  
  11月22日,全球健康促进大会召开的第二天,来自汤加、墨西哥、阿联酋、英国的卫生部门负责人,就“终止儿童肥胖”话题展开了一场平行讨论。就在一天前,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陈冯富珍在大会开幕式上,已经郑重地把儿童肥胖话题抛给了与会的各国首脑。
  
  “我要大声呼吁,更多的国家向含糖饮料销售征收更高的税收。不能再让孩子们饮用这种不健康饮料了。”陈冯富珍在开幕式致辞中,重点谈及了儿童肥胖和吸烟问题,“过去多年来,我到各个国家出差游说,请他们把孩子的健康福祉放到最重要的位置上来考量。”
  
  “很多孩子的成长环境,就是充满了超重和肥胖的环境,不喜欢体育运动,喜欢看电视、打电子游戏。”汤加卫生部部长萨亚·皮乌卡拉在论坛上重申自己一贯坚持的观念——儿童肥胖反映的是社会的失败,而不是个人的失败。
  
  为何太平洋岛国是“世界非传染性疾病首都”
  
  萨亚·皮乌卡拉介绍,像汤加这样的太平洋岛国,人口少、国土面积小,尽管风景优美,却是最容易被世界忽略的地区,“尽管我们规模小,但疾病对于个人、家庭以及国家的压力并不比其他人口大国小。”
  
  事实上,太平洋岛国遇到的问题,甚至比一些人口大国更加严重。整个太平洋地区,被卫生界人士称作是“世界非传染性疾病首都”。
  
  非传染性疾病,是指由生活、行为方式和环境因素引起的疾病。非传染性疾病已成为当今世界最大的致死病因,全球因非传染性疾病而死亡的人,八成来自中低收入国家。
  
  中国,由于生活方式、工作压力、环境等一系列因素的不乐观,导致非传染性疾病高发。据悉,目前我国每年有800万人死于非传染性疾病,其中有300万人属于过早死亡。而世界卫生组织明确指出,到2025年,世卫组织各成员国要将非传染性疾病造成的过早死亡率减少25%。
  
  太平洋岛国之所以被称为“世界非传染性疾病首都”,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其人口的肥胖程度,“如果我们做世界上超重等非传染性疾病的国家排序,肥胖、糖尿病等,你会发现前十强都来自太平洋岛国。”
  
  萨亚·皮乌卡拉说,在一些太平洋岛国,超重和肥胖人口达到了人口总数的80%,甚至是90%,“这在很多太平洋岛国非常常见。”
  
  从世界各国的一般情况来看,超重和肥胖人口达到总人口的20%,这个国家就已经“很肥胖了”。超重和肥胖带来了一系列疾病负担,尤其是护理的开支,“包括心脏搭桥术、肾透析、肾衰竭,还有截肢等。”
  
  最令人担心的,是儿童肥胖。萨亚介绍,一般观察一个国家是否“肥胖”,主要考察4个维度——女性、男性、年轻人和儿童的肥胖程度。“我可以说,包括汤加在内的大部分太平洋岛国,肥胖问题已经全面影响了以上4个维度。”萨亚·皮乌卡拉列出的一组数据显示,从2010年开始,汤加5~7岁的孩子中,30%的孩子不是超重就是肥胖,“我们对肥胖的定义,是指体重超过正常体重的85%~90%,这个标准算是很宽松了。”
  
  世界各国都被肥胖困扰
  
  发达的欧美国家,情况也不容乐观。
  
  英国副首席医疗官吉娜·拉得福德已经开始为刚出生6个月的小侄子担忧了,“他将来会生活在一个充满肥胖的环境中,我实在不忍心看到这样的事情发生。”
  
  吉娜说,英国的统计数字“让人震惊”:2岁至19岁的年轻人中,30%存在超重和肥胖问题,并且,超重和肥胖的发病率还在快速发展并越来越高。
  
  “看一下我们的孩子们要面对的灰暗现实:上小学的孩子,5个人中有一个已经是超重和肥胖的了。而在他们上小学期间,这个人数还会翻一倍。”这还不是最糟糕的,吉娜说,英国最糟糕的问题是“家长态度”,“有50%以上的胖孩子父母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孩子超重。”
  
  墨西哥孩子的家长同样令人担心。墨西哥卫生部健康促进局局长艾多尔多·加拉米罗介绍,墨西哥有34%的儿童受到肥胖困扰,与此同时,70%的成年人存在超重和肥胖问题,“你如何指望那些自己都很胖、很爱吃垃圾食品的家长,去敦促他的孩子不要吃不健康的食物?”
  
  阿联酋卫生部健康中心和诊所助理副部长胡赛因·阿尔兰德介绍,阿联酋的儿童肥胖问题也很严重,“我们的目标是2021年,也就是我们国家60年国庆的时候,男孩肥胖率从现在的42%降低到18%,女孩肥胖率由现在的35.9%降到11.8%。”
  
  胡赛因·阿尔兰德介绍,为了实现这个目标,阿联酋的副总统和王储一起牵头制定了国家最高层级的行动计划,并作出承诺。
  
  根据世卫组织估算,低收入国家人均每年仅需投入1.2美元就可有效应对一些由肥胖引起的非传染性疾病。
  
  除含糖饮料加税外政府能做什么
  
  面对大面积的儿童肥胖发病率,执政者究竟能做些什么?除了劝孩子、劝家长、普及健康教育外,还能提出哪些“硬措施”?
  
  汤加卫生部部长萨亚·皮乌卡拉介绍,汤加在2004年以前就成立了国家监督委员会和4个多部门咨询委员会,主要涉及4个领域——健康饮食、身体锻炼、酒精伤害和烟草。上述4个咨询委员会,都由“非健康领域”的参与者作为负责人。
  
  汤加是全世界最早提出和实行给“含糖饮料加税”措施的国家,这一举措后来被证明效果显著。
  
  “我们在2010年时做了一个全国学校健康调查,13~15岁的孩子中,56.3%的孩子每天会喝加了糖的碳酸饮料。”萨亚·皮乌卡拉说,给含糖饮料加税,可以实质上增加这类产品的销售负担,数据显示,在过去的一年中,汤加的人均饮料消费数有了明显的减少。
  
  除了含糖饮料,不健康的肉制品和烟草也被要求加税。
  
  学校健康饮食政策也被引入到汤加。汤加的校园里,不允许销售含糖高的碳酸饮料和不健康的肉食。同时,老师们从2012年开始,肩负起向学生推荐健康食品的任务,“老师会定期提醒孩子,要吃水果和蔬菜,不吃不健康的食品,尤其是含盐、含糖量很高的食品。”
  
  墨西哥严格禁止不合格的食品进入学校,确保每个教室都有饮水机。政府要求,每一种包装食品都要按照规定格式写明“营养标签”,帮助消费者选择健康食物。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注意到,给含糖饮料加税,几乎成为世界各国的一个“控肥标配”。汤加、墨西哥、英国、阿联酋近年来都相继用高税收对含糖饮料“说不”。
  
  英国副首席医疗官吉娜·拉得福德告诉记者,在英格兰,十几岁的小孩是含糖饮料最大的消费群体。一罐可乐或者是其他的含糖饮料,就可以使得一个孩子的糖分摄取量超过每天建议的最大量。
  
  随着向软饮料生产商和进口商收取高额税收的政策推出,一些生产商开始着手改变。“我们计划2018年推出软饮料税收,我们留给生产商一些时间,让他们可以重新制定配方。”吉娜说,除了软饮料,英国还对一系列儿童消费食品的生产商“开刀”,要求他们修改配方,把食品的糖含量在2020年之前降低20%。
  
  英国还订定了一个“学校食品计划”,覆盖全英小学和中学。“我们将推出一个评分系统,也就是学校将被评估,学校也会自评估,看看自己有多健康。”每一所学校都被要求确保所有孩子每天至少30分钟体育锻炼;在儿童看电视收视高峰时段,英国明令禁止某些食品广告的出现。
  
  更为大众化的方案是“量化影响力”。吉娜·拉得福德说,英国未来打算搞一个全国的儿童期健康问题测试计划,“所有的小学年龄段儿童都要经过这样的测试,不能通过就没法毕业。”一系列的工作,都需要包括卫生系统在内的各个行政部门的配合,学校、行业、家庭等等,“这只是部门间对话的开始,我们希望保持对话畅通,看看未来可以开展哪些更多的工作。我们唯一知道的是人人都要发挥作用。”

责任编辑:xwzb

浏览次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