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省教育新闻网

揭秘济南高校大学生替课族:替人喊到几十元进腰包

[   济南日报   ] 作者:
2016-04-29 09:13:28 |
  替人在课上喊一次“到”就能轻松赚到几十元甚至上百元,在不少驻济高校,有偿替人上课已经成了不少在校大学生的“兼职”,“生意”好的学生甚至能月入近千元。随着“五一”假期临近,校园里的替课风又掀“小高潮”,记者调查发现,有学生为了给自己多放一天假,在学校贴吧、论坛等地方公开征求“上课替身”,而且明码标价,从十几元到上百元不等,有的明确表示只需“替身”给自己到课上答一个“到”即可,不需要认真听课,不需要做笔记。
  
  远比其他兼职要高的“性价比”,吸引了越来越多的大学生加入“替课族”,有大学生甚至自发创建了专门的替课QQ群或者微信群,找人替课或者替人上课,俨然变成了一个交易市场。在众多课程中,上课人数较多的公共课成为替课“重灾区”。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知名教育学者熊丙奇认为,大学生花钱找人替课不只反映了大学生自身的问题,更折射出当前大学教育教学的问题,是一种功利教育下的畸形校园生态,要消除这些现象,必须向功利教育开刀。
  
  有钱的“雇主”发帖寻找“替身”  替课一节支付20元
  
  “求替课,时间为周五五六节,限女生,价格可商量。”4月23日,山东财经大学贴吧内一则征人替课的帖子,吸引了很多大学生眼球。帖子发出去后,发帖人紧跟着又附上了一条附加信息,“就业指导课,答个到即可”,而且还公开了自己的QQ号,称有意向替课的可以加她QQ或者贴吧私信。记者看到,该帖子发出去后5分钟内就有学生跟帖回复,询问上课地点和价格,发帖人回复她现在上大三,上课地点在燕山校区,至于价格则表示要单独聊。询问者中,一位有意向替课的男生询问发帖人为什么只限女生,发帖人解释说自己是女生,男生替自己答到容易穿帮。也有学生回复自己是舜耕校区的,只要价格到位可以跨校区替课。
  
  记者以应征者身份通过私信联系到该发帖人。发帖人首先询问了记者性别,确定符合条件后开始了对话。发帖人介绍,所替课程的上课时间为本周五14:00-15:30,价格是20元。当记者询问是否需要做笔记时,发帖人强调只需在课上答一个“到”就行,别的什么都不用做,甚至也不需要发送上课照片来证明上课到场。至于付款方式,该发帖人表示课后可以通过支付宝或者微信红包的方式把钱打过来,整个过程双方无需见面。
  
  通过进一步对话,记者了解到,该学生寻求替课的主要原因是实习,虽然不是全职实习,但当实习与她所认为的“无关紧要”的课程时间冲突时,她更倾向于选择实习。为此她还萌生出长期雇人替课的想法,并询问记者意愿。当记者询问需长期替课的课程名称时,该学生竟一时记不起来了,只记得是周二上课。“我看看课表,好久都不上了,都不记得什么课了。”该学生说,她让别人替上的课程都是大课,上课人数很多,老师一般不会认识每一个学生,所以替课基本没有风险。
  
  在其他高校贴吧内,这样的征人替课帖子同样常见。比如,在济南大学贴吧内,一个学生发帖寻求替课者,同样表示只需要帮忙答到,然后在教室待着就行,每节酬金为20元。而在另一个学校贴吧内,一学生因为需求比较急切,开出的替课价格也稍高,一节课35元。
  
  忙碌的“替课族”上课 答个“到”坐着就把钱挣了
  
  尽管在上自习,但张慧(化名)还会时不时拿起手机浏览下贴吧信息和QQ代课群,让她懊恼的是,有好几单不错的“生意”,因为自己没有及时浏览,而被别人抢走了。
  
  张慧是驻济某高校大四学生,刚刚通过硕士研究生复试,被预录取。现在是大四下学期,除了准备毕业论文,基本不用上课了。业余时间多了起来,张慧就琢磨找兼职,可又不想到校外去,于是就想到了“替课”。临近“五一”小长假,张慧就在贴吧、QQ群内发布了自己的“替课”广告,称想出国、实习、想假期在家多待几天的都可以找她替课,价格遵照行情,童叟无欺。在广告最后,她还附上了价格表,大课30元,小课20元,如果需要做笔记或者交作业再另收10元。
  
  虽然距离“五一”还有几天时间,但已有多位师弟或者师妹联系她,替课时间多集中在本周五,这些学生多是为了提前一天放假。“大二大三的时候,曾经替别人上过课,但只是在自己没课的时候偶尔替课,刚开始还紧张,后来替得多了就不在意了。”张慧笑着说,每次老师点名,她总是飞速地答个到,然后低下头,尽量不引起老师注意。张慧告诉记者,她在替课圈其实是个“菜鸟”,只是偶尔赚个零花钱,而人脉广的学生一周能替课五六节,一节课少则一二十元,多则四五十元,一个月下来能赚近千元。“一般替课就是帮人答到,要求做笔记的很少。”在张慧看来,替课既能让她学到其他专业的知识,还能挣钱,是一个高性价比的兼职。
  
  记者登录多所高校贴吧,像张慧一样主动发替课广告寻找“雇主”的大有人在。“我4月29日没课,有想早走的吗,我可以帮忙上课,价钱面议!”在一高校贴吧内,一个学生贴出了最近的课表,表示没课的时候可以帮人上课答到。小马是驻济一高校大三学生,她称,“有偿代课”在学校里并不是新鲜事了,自己就曾在大二的时候替别人上过课,一般每节课20元-50元不等,胆子大的还能替别人考试,一般保底50元,如果考试通过价格更高,一般得100-200元。
  
  火爆的替课经济
  
  公共课成重灾区 高校替课群生意火爆
  
  记者注意到,找人替课的课程大多是马克思主义哲学、就业指导课等这样的公共课或者选修课。“一般公共课上课人数多,有的一周就上一节或者两周上一节,老师根本认不过来,很容易蒙混过去。”曾经找人替过课的大学生小郭告诉记者,如果不是很重要的公共课与社团活动或者实习冲突了,她一般会想办法找人帮自己答个到,“一般课前老师会点名,如果点名不在,会影响自己的成绩。”
  
  针对大学生替课现象,中国高校传媒联盟曾随机抽取了503名大学生进行调查,其中52.09%的大学生表示身边出现过替课现象。记者也曾走访多所驻济高校,随机采访了近百位在校大学生,其中有八成以上的学生表示都有过逃课经历,逃课的理由也五花八门,比如,起晚了、参加活动、找工作、考研……而且他们中多数曾帮别人答过到。
  
  高逃课率也助推了替课经济的火爆,甚至有专业团队暗地操作。记者采访了解到,学校贴吧、论坛并不是大学生发替课消息的主阵地,因为很多替课消息发上去后就会被管理员屏蔽或删除,一位替课学生告诉记者,他们获取信息的来源主要是替课QQ群或微信群,几乎每个大学都有一个学生自发组建的替课群。记者在网上搜索替课QQ群,竟然找到700多个,仅济南地区就有20多个,有的学校甚至有两三个替课群,比如山东管理学院替课群就有5个,每个群的人数少则200人,多则500人。在群公告内,很多都标明了替课价格,价格高低不一,比如,“山师替课群”公开的山师替课价格是一小时8元,“山东建筑大学替课团”公开的替课市场价为每小节10元。记者随机加入了一个驻济某高校替课群,看到了一些这样的一些信息:“28号上午运动会,两名,限女生”“29号有空,可替课,有意者私聊”“29号全天可替”等等。群内发布的消息也并非仅限替课,还涉及替参加运动会、替开班会甚至是替取快递等。
  
  为了防逃课高校也是蛮拼的
  
  山财大老师刘新学发明了一种新的点名方式———摇号点名,如果摇到的那个学生没在,会被扣分。
  
  齐鲁工业大学老师姜洪雷和几位任课老师买了一台指纹机,第一堂课先收集学生的指纹,以后每堂课开始,学生都要按指纹来签到。
  
  武汉体育学院的老师每节课后,拍摄教室同学合影,课后将照片上交给辅导员“数脸”,揪出逃课学生。
  
  河南工业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播音专业,使用了“人脸识别器”进行上课签到,这台机器不仅可以固定在某个位置使用,还可以移动使用,用后出勤率达100%,被很多网友封为“防逃课神器”。
  
  四川大学发明“上课投票器”,这台“神器”可点名签到、答题、为课堂评分。每个学生都会有一个统一的编号,上课时输入自己对应的编号,就知道是否到场,这让很多学生断了逃课的念想。
  
  扬州工业职业技术学院经济管理学院老师焦世奇为了吸引学生上课,给上课学生派送红包。
  
  浙江医学高等专科学校耗资10万,自发研制一款“手机课堂”APP,上课时,老师根据需要发出指令,要求学生拿出手机进行拍照签到。学生需拍摄课堂和自拍,再将两张照片上传,“手机课堂”即可统计学生的出勤率。
  
  专家观点
  
  替课产业链是功利教育下的畸形校园生态
  
  “无论大学生说出的理由有多合理,找人替课本身就是一种不诚信行为,但我也不认为大学生花钱找人替课只是大学生自身的问题,实际上也折射出当前高等教育的一些问题。”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知名教育学者熊丙奇说。
  
  熊丙奇认为,中国的大学缺乏办学自主权,包括课程设置自主权。有的课程大学不愿开设,却不得不按统一规定开设,再加上教师对课堂缺乏投入,自然而然课堂质量也就不高,缺乏吸引力。他认为,替课形成产业链是功利教育下的畸形校园生态,要消除这些现象,必须向功利教育开刀。一方面,学校要完善课程设计,提高课堂质量和吸引力;另一方面,目前很多高校将科研作为评价教师的重要指标,很多教师将大部分精力投入到科研中,上课成了“副业”,学校应该适当调整对教师的评价体系或者出台相应激励措施,让教师回归课堂;同时也要加强对学生的管理和诚信教育。
  
  山东师范大学王倩教授对于大学生替课现象也表达了自己的观点。她同样认为,大学生替课是一种不诚实的做法,和考试作弊其实是一种性质,是违背道德的。而对于如何去治理这种现象,王倩认为,一方面作为教育者,要增加课堂吸引力,根据时代的发展来充实进一些新的东西,用内容吸引学生而不是靠点名留住学生,点名毕竟不是一个治本的做法;另一方面,学生自身也应该认识到课程设置的深层意义,不能因为有些课程内容趣味性差就不去上,像哲学等课程对一个人的一生都是有很大帮助的。也有一部分学生不来上课而选择去图书馆自己学习,对此王倩认为,在大学阶段,系统的学习更为重要,课程系统性更强,而自学则是碎片化的,学生还应以课堂学习为主。

责任编辑:紫娟

浏览次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