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省教育新闻网

多名学生称曾遭“打劫”不敢吱声 背后有人罩着

[   北京青年报   ] 作者:
2014-05-28 19:16:16 |

  昨日,奶西村,被打少年小刚就读的学校加强了安保。与以往放学时大门敞开不同,学校只开放一扇小门,学生排队走出校门。新京报记者 王叔坤 摄

  三人围殴少年被控制

  市公安局局长傅政华批示全力抓捕;3嫌疑人均未满18岁;被打少年已接受治疗,身体状况平稳

  - “网传被殴少年:被打晕后灌水苏醒”追踪

  网传视频“3男子轮流殴打一少年”,3名嫌疑人全部被控制,均未满18岁。昨日,北京警方官方微博“平安北京”发布上述消息。目前,被打少年已接受治疗,身体状况平稳。

  前日,一条名为“实拍3男子轮流殴打一少年 众多网友报案”的视频在网上风传,视频中,三名男子围殴一少年近9分钟,肘击、脚踢、用石块砸……经记者核实,视频拍摄地为朝阳区崔各庄乡奶西村旁的一块荒地。14岁的被打少年小刚(化名)表示,视频中的一名打人者郭某因上月底打架被抓,怀疑是他告的密,所以找来人围殴他。(本报昨日报道)

  其中1人为主动投案

  北京警方介绍,发现网上的视频后,警方当日下午找到被打少年及网传视频拍摄者。由于3名嫌疑人已逃逸,市公安局傅政华局长指示由刑侦总队介入,全力抓捕在逃人员。警方连夜工作,嫌疑人郭某(男,1999年出生,河南人)在家人陪伴下,于26日凌晨1时许主动到派出所投案。26日上午10时许,警方在河北燕郊将另外2名嫌疑人程某(男,1999年出生,甘肃人)和杨某(男,1997年出生,甘肃人)控制。

  嫌疑人程某的母亲介绍,程某从小学6年级毕业后就辍学,“不想读书”。最近一个月,他骗母亲在外打工,却总是向母亲要钱,“都不想给他钱,但又不忍心。”

  “昨晚在派出所他看了我一眼,没说话就签字了,我也签字了,两个人一句话也没说。”程某母亲说。

  3嫌疑人承认殴打少年

  昨天,被打的小刚(化名)没有上学,老师和同学到他家询问情况,得知小刚到医院诊治,并鉴定伤情。

  5月23日被打后,小刚自行离开,也未告诉家人。直到前晚,小刚的父母得知此事后报警。

  小刚母亲称,26日凌晨,在派出所见到了前来投案的嫌疑人郭某,“染着金色的头发,还竖了起来。”

  昨天下午,小刚母亲仍不敢上网看孩子被打的视频:“他爸在网上看了几张图片,一晚上哭了好几次。”

  据了解,目前小刚在医院进行治疗,情况稳定,其伤情鉴定报告需再等两天才能出来。

  北京警方表示,经初步审查,郭某等3人对殴打少年一事供认不讳。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工作中。

  - 追访

  多名学生称曾遭“打劫”不敢吱声

  昨天中午11点半,奶西村育慧小学到了中午放学的时间,两名保安守在校门外,学校大门紧锁,只打开小门,不少家长走到小门门口,看到孩子,便牵着手接走。

  多名学生表示,以往学校都不会管得这么严,放学都是敞开大门,有时候早上还能从学校“溜出来”。“就是今天开始只开小门的。”

  多名学生称曾被“打劫”

  “真的被逮了?”提起此次涉嫌打人的郭某,育慧小学四年级的小石说,郭某很凶,没有人能治他。小石说,去年他哥哥被郭某打伤,之后因怕再被郭某打,哥哥被父亲送回了河南老家。

  小石称,4月底郭某还曾对班上的李某“下毒手”,“李某不给他钱,路边有根木棍,上面有一排铁钉,郭某啪的一下就抽到李某手上,当时就留下两个窟窿。”

  11岁的小雨也在育慧学校读四年级,在他的印象中,每逢周五下午,郭某这群人就跑到学校对面楼顶,等学生放学后,便跑下来“打劫”。

  “他们有次拦住我,说别动,然后把我两个口袋翻开,有钱就拿,没钱就放走。”小雨说,他现在基本不敢上学带钱,有时带几块钱都被抢走。

  该校多名学生称,这群人“打劫”同学后,就跑去买烟,上网,他们基本上每天都会去一次网吧,一上网就是几个小时。

  报警后孩子再次被打

  在奶西村,小孩被打事件时有发生。李慧(化名)的儿子今年开学以来已经被打4次。

  李慧回忆,今年3月28日,她儿子去附近公园玩,结果被人带到不远处的铁路边,遭七八人殴打,“我见到他时,孩子脸上满是血,几个孩子坐在铁路上抽烟,将我儿子围在一起。”

  被打的小孩往往不敢“吱声”。李慧在儿子初次被打后曾经报警,后来孩子再遭报复,“被人用石子砸中额头,鼓起个大包。”李慧说,接连发生此事后,她再不敢让孩子单独回家,每次下班到学校接他,“孩子心里也怕,打算让他转学。”

  除了害怕被报复,多名村民向记者表示,郭某等人背后都有人“罩着”。

  村民周先生称,奶西村有一伙人长期盘踞在菜市场拉黑活。周先生说,这些人惹不起。一名自称“老四”的人曾在醉酒后爬到他的面包车上“要钱”,他不给,“老四”和其他几个人就把他的车玻璃砸碎。

  多名学生说,曾经看到郭某和这些人接触。

  父母忙工作疏于陪伴

  “父母和孩子待的时间少,容易学坏,抽烟、上网、打桌球样样会,甚至粘上‘坏人’。”郭某家的邻居周先生说。

  奶西村居住的大多是外来务工人员,平时陪孩子的时间少之又少。

  5月23日被打,但直到25日晚上记者前去采访,小刚的父母才得知此事。整整两天,他们都没有发觉小刚身上的伤痕。

  “忙,平均下来,一个礼拜只有一天能陪在孩子身边。”小刚母亲坦言。小刚母亲在北四环一家服装店上班,每天最早也得晚上7点才回到家。小刚下午4点放学后,便常常扎在网吧玩游戏,直到母亲回家做饭。

  郭某家也是如此。其邻居周先生称,郭某平时都很晚回家,“晚上11点后回家是常有的事。”郭某父亲是做生意的,“人不错,可就是和孩子待的时间少。”

  在周先生的记忆中,郭某不听话时,其父便是一顿打,声音一直传到五米开外的周先生家。

  “动手狠才能立足”

  15岁的林楚(化名)两年前从河南来到奶西村,随后和郭某认识。看过这次网传的打人视频后,他并不感到震惊,“如果是一两个人,估计不会打这么狠,其实视频上砸到小刚头上的是泡沫砖头,他们不敢拿水泥砖。”

  林楚说,他们这些人几乎都是外来人口,家里也没有钱,不读书每天就混在网吧、桌球厅,没有钱时就只能找比自己小的孩子下手。几个人在一起时,如果你不敢上去打,或者动手不够“狠”,你就很难在他们中间立足,大家会觉得你不够“牛X”。

  昨日,小刚的母亲说,出了这个事情后,家人想让小刚回河南读书,“我们那里有一家全封闭的学校。”

  律师说法对满16岁嫌疑人可追刑责

  盈科(广州)律师事务所的丁一元律师称,该事件中杨某涉嫌暴力殴打小孩,其已满16岁,应该可以追究杨某的刑责,不过由于其未满18岁,属于未成年人,可从轻。

  如果小刚的伤情经鉴定构不成轻伤,可以以寻衅滋事罪起诉杨某,若构成轻伤以上,则可追究其故意伤害罪。

  至于本案中另两名嫌疑人——不满16周岁的郭某和程某,只要不造成重伤以上后果,就不能追究刑责。只能行政处罚,例如拘留罚款,民事赔偿可由其父母监护人承担。

责任编辑:admin

浏览次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