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省教育新闻网

乡村教育不再模仿城市制定专属农村教育定位

[   中青在线   ] 作者:
2017-12-07 10:15:35 |

  麻辣脆、黄粑、糍粑包豆腐……学生们挨个品尝,有个男孩还把盛麻辣脆的碗捧起来,用舌头舔干净里面的辣椒。这一幕不是发生在小吃街上,而是在贵州毕节黔西县莲城八块小学的课堂上。
  
  “我们当地小吃多,上面这几样小吃便于制作,原料也好买。在综合实践课上,我和孩子们一起做。他们很快就熟练掌握,还在周末和赶集日,到市场上卖自己做的小吃。”八块小学校长熊健的介绍获得了来自全国各地几百名农村教师的掌声。
  
  12月1日至2日,第三届农村小规模学校联盟年会在河南省濮阳县召开。其中的如“闪电”演讲环节最受欢迎。来自河南、湖南、四川、甘肃、陕西、贵州、安徽等地的10名乡村教师,各自以六七分钟的“闪电”的速度,展示了他们特色乡土教育最闪亮之处。
  
  河南濮阳县武家寨小学王宁介绍学校以“种子生命”为主题,通过让学生分类种植瓜果蔬菜,了解种子是如何发育生长的;来自河南开封市兰考县程庄小学秦盼盼老师,介绍自己带领孩子们走访乡村里巷,收集当地民谣歌谣,玩泥巴做手工;河南濮阳郎中乡大赵寨小学的董永飞老师则展示了他们的《传统武术课程》……
  
  “乡村小学的教学模式和内容从过去单纯模仿城市,走向了自我内涵发展,结合乡土,把孩子的体验放在第一位。”“万物启蒙”课程创始人钱锋老师和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王雄对10位乡村老师的展示做了点评,他们认为,乡村小规模学校具有文化传承的优势,这些活动课程对于“培养最美好的家乡人”至关重要。
  
  确实,从第一届小规模学校联盟的抱团取暖,到第二届提出建设“小而美”农村小规模学校,到第三届的内涵发展,农村小规模学校开始走上特色发展之路,这种特色无一不是立足依托于当地的山水,当地的人文。
  
  2015年12月中旬,第一届农村小规模学校联盟年会在四川广元举行。主办方之所以选择这个会议地址,是因为2014年广元市利州区范家小学校长张平原不甘于面对因生源减少而逐渐衰败的农村教育,联合周边十几所学校,发起成立了微型学校发展联盟,抱团取暖共同寻找办学动力和方向。事实证明,他们的联合重新燃起了乡村教师的教育激情。那届年会,来自全国各地的农村教师讨论更多的是农村小规模学校如何联合起来,如何生存下去。
  
  张平原的做法起到了带动作用。邢韬是濮阳县一所小规模小学校长,他立即联合周边的学校成立了微型学校联盟,联合教研、紧密交流,这个做法得到了濮阳县教育局的大力支持。
  
  2016年底,在甘肃省平凉市举行的“第二届中国农村小规模学校联盟年会”上,不断传递出这样的信息:百人以下的农村小规模学校在不断增加,农村教学点正在被恢复和保留,越来越多的地方正在想方设法办好农村孩子家门口的学校……农村小规模学校出现各美其美的发展趋势。
  
  在今年第三届年会上“闪电”演讲中,陕西吕梁石楼县沁园春小学的陈翠兰老师展示了《认识枣、核桃、山楂》乡土课程。她说自己让孩子们了解家乡特产的想法,就是受到其他地方乡土课程的启发。孩子们的表现出乎她的意料:“他们收集了大量农产品相关信息,并做出了一张完备的知识图谱,孩子们自我学习的能力被激发出来。”
  
  2016年12月东北师范大学农村教育研究中心发布的《中国农村教育发展报告(2016)》显示,目前学生数少于100人的农村小规模学校占农村小学总数的55.7%。
  
  国家教育咨询委员会委员、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杨东平教授在“新时代农村教育与农村小规模学校建设”的主题发言上指出,实现公平而有质量的教育,“由物到人、由外向内、自下而上”,走向内涵发展。
  
  提到未来乡村教育的新特点,杨东平认为,应该是小班小校、复合模式的,学校应该社区化、生活化,是适合农村孩子的教育。农村教师要树立新的教育观——生活教育,把教育变成生活,把生活变成教育。
  
  东北师范大学中国农村教育发展研究院院长邬志辉教授总结了乡村教育的几大功能。首先是国家功用,乡村教育是维护国家主权的一个重要途径;其次是对城乡社会的功用,因为城乡是命运共同体;另外就是对乡村儿童的功用,乡村教育可以丰富乡村儿童的整个精神世界,让他们成为终身学习者。
  
  邬志辉强调:“要实现乡村教育的功能与价值,有质量的乡村教育是前提。”
  
  中国教育学会副秘书长、教育部教育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高书国认为,目前对于乡村教育缺乏整体战略考虑,很多政策都是局部的。他提出要确定农村教育的战略定位,制定农村中小学、幼儿园标准,实施教师“阶梯工资制度”,研究适合农村的现代化课程。
  
  为了探索建设小而美的乡村学校之路,多家机构今年4月发起了“寻找小而美乡村学校”项目,前后有300多所学校参与,28所学校入围,最终找到第一批“小而美种子学校”。在这次年会上,主办方为包括河南商丘梁园区谢集镇王二保小学,河南兰考谷营镇程庄小学,四川广元微型学校联盟中的范家小学和石龙小学等学校授牌。
  
  不过,濮阳县政府教育总督学申建民注意到,现在农村小学生的家长大多是80后,这批人有的考上大学离开农村,有的去城市打工,没有几个人真正留在农村,“我们在努力办教育,但社会变化很快。不能关起门来办教育,否则有可能是假想的教育,不是真正的教育。现在学生家长的生活方式和观念,不是农村的,如果今天的教育不考虑这些家长的需求,就会做没有根的教育。”

责任编辑:王艺锜

浏览次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