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省教育新闻网

中牟最年轻的高级教师,把倒数第二变成尖子班

[   郑州晚报   ] 作者:
2018-04-13 09:33:09 |


    李邵卿(中)接受社区家访
 
    “平平凡凡的人,平平凡凡做事。”这是老党员李绍卿对自己的评价。
 
    事情还要从一次居民聊天讲起。
 
    跟大家聊聊过去的事情
 
    今年3月初,该镇社区计划开展元宵节活动,收集爱岗敬业故事。知道这件事后,手工小组的成员任阿姨跟社工师说:“我爱人、你李叔这辈子可不容易啊,要是谁能把他的事迹写一下就好了。”我们听在耳里,记在心上,第二周就去任阿姨家做了个家访。也正是这次家访,让我们由衷地敬佩一位老党员的爱岗敬业。
 
    刚到任阿姨家,我们便表达了来意,任阿姨非常开心,赶忙让我们坐下。当时正好李叔也在家。当知道我们要采访李叔的时候,李叔有些害羞地说:“我不喜欢表功,觉得有些事情就是我们应该做的,不过,年龄大了,也想跟大家聊聊过去的事情。”
 
    中牟县最年轻的高级教师
 
    “李叔,听说您一直是教师,您跟我们简单说说您的经历吧。”
 
    “好。我是地地道道的大孟人,1946年出生,1964年12月在大孟小学任教,我记得很清楚,那年我18岁。1973年,我转到朱大汉小学教学,1998年到芦岗小学教学,直到2006年退休。”李叔说道。
 
    “这么说您参加工作已经42年了,一定有很多故事吧。”
 
    “故事还真有,去年我参加了我学生的同学聚会,刚开始他们没跟我说太清楚,到了之后,我一看几十号学生都在。对了我手机里还存着当时的照片。”李叔打开手机,翻出照片让我们看,话匣子也慢慢打开了。“这一届,不对,这一批学生我记得很清楚,1987年我是他们一年级班主任,到期末的时候,成绩全乡第一。结果二年级没人敢带了,我接着带,一直到1993年,把他们送进初中,一直是全乡第一,这点我很骄傲。后来听说他们中很多都考上了大学,有的是大老板了。所以去年他们搞了个聚会,把我也请去了,还约定以后每年要聚一次。说实话,我很骄傲。也托他们的福,因为他们这一批,我被评为中牟县最年轻的高级教师,之后又转正成为民办教师。”
 
    边教学,边盖教室
 
    “那还是您教得好,连年保持第一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啊,您一定没少付出。”
 
    “那可不是。”任阿姨也忍不住聊了起来,“你李叔这辈子可以说是作难的一生。你看你李叔的眼睛是不是跟其他人的不太一样?”
 
    “还真是,是经常熬夜改作业吗?”我问道。
 
    “不全是,1975年的时候,全国号召勤工俭学,咱们这里也响应号召。学校教室不够用,我们就自己烧砖盖房,教室里没有桌子板凳,我们就自己和泥砌桌子。3年里,边教学,边盖房,总共盖了6间,前两年城镇化改造时拆了,要不你们也能看看,质量还不错,哈哈。那个时候经常熬夜,结果眼睛就出现了肿块。”李叔指了指自己的眼睛说道。
 
    “我爷爷也是教师,听他说当年搞教育就是不容易。对了,听说李叔还当过校长?”
 
    “这事儿还是我说吧。”任阿姨抢先开了口,“那是1980年,当年你李叔已经当了6年校长。你李叔这个人,为了教育那是没话说,恨不得不出学校门也要教好学生。你李叔当校长太忙了。可是家里有两儿两女,上边还有老人,我一个人实在是忙不过来,就想让他不干校长,只当个老师。我记得那天乡政府专门派人来家里请他继续当校长,被我轰了出去,一直轰到村头。实在是没办法啊,当年教师工资太低,一家人得吃饭。你李叔不当校长之后,家里总算是好点了。”
 
    “说起80年代,就想起1984年,那年老父亲生病住院。”李叔接着说,“幸亏卫生院就在学校对面,我就学校、医院两头跑,一下课就抱着作业本到医院去,边改作业,边照顾老父亲。现在人老了,没那么大精力了。”
 
    芦岗小学从倒数第二变成了正数第二
    
    “你在朱大汉教得好好的,怎么又去芦岗了?”我问道。
 
    李叔一听芦岗,人又精神了许多,“我记得是1998年,乡教办来人问有人愿去芦岗教学没有,当时芦岗小学的成绩,全乡25个学校,排名倒数第二。我跟伙计(要好的同事)一商量,决定去试试。去了之后我又当了校长,开始狠抓工作。大队非常重视教育工作,我当时提出所有教师住校,大队很快就落实了房屋、床、桌等物品。然后我们同吃同住,就用了一年的时间,芦岗小学从倒数第二变成了正数第二,部分科目的成绩全乡第一。第二年,周边学校的学生都争着往芦岗转学。就这样一直坚持到我退休,芦岗小学的成绩一直很好”。
 
    “李叔,您觉得您当教师、校长有什么心得、经验,跟我们这些晚辈分享一下吧。”我继续问道。
 
    “经验谈不上,有这么几句话。一是我认为教书只是识字,育人才是关键。就拿九三届毕业班来说,懂得感恩,这我就很欣慰。二是得有追求。现在部分教师跟我们当年的追求不一样了,就比如我,我不逐利,但我求名。咱教出了优秀的学生、搞好了工作,不用传播,自然有人知道,咱心中无愧。可现在有些老师上课不好好讲,让学生报补习班,哎,都奔着钱去了。我教了一辈子学,是吃了点苦,现在也不缺钱啊。所以,教师要重视名誉,别把风气带歪了。”李叔说。
 
    “你李叔虽然重名声,但是不会刻意去宣传。”任阿姨补充道,“我们原来住在三户李村,在村里的主干道上有个大坑,一下雨就有车陷进去出不来。你李叔就在夜里,悄悄地拉石料把坑给填上了。这事儿,村里人大都不知道,他也不让说。”
 
    “说这干啥,咱是党员,虽然不是啥干部,但是立党为公,党员就要常吃亏。公道自在人心,只要是办实事,老百姓都欢迎。就铺个路而已,不是啥大事。想当教师,就好好干,想铺路,就好好铺。弄啥都得弄出个样儿,群众认可就是可以,就是中。”李叔说道,“一句话总结:平平凡凡的人,平平凡凡做事。”

责任编辑:大晴子

浏览次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