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省教育新闻网

少年罹患精神病,是否因这次体罚?

[   大河报   ] 作者:
2018-07-27 09:11:42 |

小贺旁的墙上是他以前获得的奖状
  
  15岁的小贺原本是个健康活泼、成绩优异的孩子,但在去年他被确诊为双向情感障碍(抑郁和狂躁并存)、重度强迫症、中度抑郁症等精神疾病。花季少年缘何罹患精神疾病,小贺的家人认为,这和小贺在学校遭遇的一次体罚有关。
  
  身患精神疾病少年爆重70斤
  
  7月18日,记者来到栾川县狮子庙镇小贺家里。其母拿出一张照片说:“因为吃药,不到10个月,小贺的体重增加到了180斤。”照片上的小贺阳光帅气、体形消瘦,现在的小贺明显肥胖。
  
  “那时他只有110斤,爱说爱笑爱活动,现在特别内向。”小贺的姐姐说,“我们先后到洛阳市五院、郑州市八院和北京大学第六医院治疗,医生诊断小贺患了重度焦虑症和中度抑郁症。”
  
  小贺姐姐在一家幼儿园当教师,为了弟弟的事已辞职。现在给小贺治病花光了家里的积蓄,因需长期服药,现在每月要花4000多元给小贺买药。
  
  在小贺卧室的墙上,贴满了各类奖状。小贺的妈妈说:“原来孩子可以说是全家人的希望。可自从得病以来,一切都变了,真不知将来怎么办?”
  
  家人说小贺与同学争执招来老师体罚
  
  小贺的家人认为,小贺的变化是老师体罚的恶果。小贺向记者回忆那次体罚的经过:2017年9月15日中午,在狮子庙镇初中就读的小贺发现同学小周的英语作业没有做,身为英语课代表的小贺要求小周完成作业。不料小周说自己要去抽烟,两人争执起来。班主任王慧强看到后,将两人带出教室。小周告诉王慧强,两人争吵是因小贺问他要烟抽,他不给才吵起来。王慧强让小周回到教室,把小贺带到学校餐厅监控盲区进行殴打。尽管小贺向他解释,但王慧强根本不听,继续殴打。
  
  小贺的姐姐给记者提供了一份监控视频,视频显示2017年9月15日12时06分,一成年男子将小贺带到监控镜头拍摄区域的左上侧,将小贺逼到靠墙的位置,殴打小贺的头部、胸部和背部。其间虽有人劝阻,但该男子并未停止殴打。小贺的姐姐说,这名男子正是王慧强。被体罚后小贺又急又气,无处发泄,用拳头砸墙,导致手指受伤。
  
  行为异常家人才知道被体罚
  
  小贺手指受伤后,王慧强给小贺的妈妈打电话称:“你家娃子在学校打篮球扭住了手。”小贺的妈妈回忆,她到校后发现小贺坐在地上泣不成声,问他怎么回事,只是不停地说头疼。王慧强对小贺的妈妈说:“小贺和同学发生点小矛盾。觉得委屈用手捶墙,伤了手指。”后经检查,小贺被确诊为手指关节骨折。
  
  小贺为什么不把事情告诉妈妈?小贺解释说:“王老师说,要是我对外说了这事,就开除我,还保证再也不打我,如果再打,就给我500块钱。我害怕就没说。”
  
  9月18日过完周末,小贺照常到校,同学们发现他的行为突然变得异常。小贺的同学告诉记者,原来小贺很文静,但是他突然常顶撞老师,有时正上课跑出去,有时还蹲到学校的垃圾桶上。小贺的家人也注意到他的异常,有时小贺会突然跑出去。有时找不到回家的路,有时会说不想活了等。经再三追问,小贺才说出被体罚的事情。
  
  转学籍存障碍官方回复矛盾多
  
  小贺的父母找王慧强和校方交涉时,王慧强和时任校长赵建波都否认体罚小贺。后来小贺的姐姐到学校查看视频后,对方才承认此事,并垫付了部分医药费。
  
  今年3月,家人把他转到赤土店镇中学,家人希望小贺留级到初二年级。然而,他们再次遇到麻烦。
  
  小贺的姐姐告诉记者,狮子庙镇中学要求写转学籍申请时,要写明是因自身生病才申请转学籍的。家人认为不妥,在申请里写了因被老师体罚患上精神疾病的实情。然而,申请递交县教育局后一直未批准。她和县教育局联系,对方称申请已递交到市教育局,市教育局不同意。小贺的姐姐到市教育局得到的答复是,并没收到栾川县教育局转来的申请。
  
  小贺的姐姐又到县信访局反映。3月27日她见到县信访局局长,得知教育局在3月26日下午给信访局送来一封《信访事项实体性受理告知书》,称反映的问题已办结,并书面答复了她。小贺的姐姐说,她从没看到这份告知书,更没得到过书面答复。
  
  小贺的姐姐在县教育局,又看到一份《信访事项不予受理告知书》。“两份告知书的日期都是2018年2月1日,一份说已受理了,一份说不予受理,岂不是自相矛盾?”
  
  小贺的姐姐将此事反映至“洛阳教育城域网”上,市教育局答复称:“经栾川县教体局调查……1.该生被老师变相体罚,确有其事;涉事老师已被处理。2.该生在就医检查中查出患有器质性疾病,经医生鉴定与老师体罚无关。3.按照家长诉求,经教体局协调工作,该生已转至赤土店中学,现在因其在休学期间,学籍冻结,暂不能办理‘由初三学籍转为初二学籍’手续。”
  
  小贺的姐姐说:“王慧强今年4月调到狮子庙镇南沟门小学,并没被处理。小贺患的是精神疾病,不是器质性疾病,从未做过任何鉴定,如何判定与教师体罚无关?他们也从未申请过休学,学籍为何成冻结状态?”
  
  原校长称体罚学生属正常教育范畴
  
  7月25日,记者电话采访王慧强,手机关机,记者发短信表明身份和意图,也未收到回电。
  
  记者又与赵建波(现任职于狮子庙镇教委)联系,赵告诉记者,“关于小贺反映的被体罚的事,应属于老师对学生正常教育的范畴,只是行为有些过激。事发后,他们已责令王慧强当着学校全体教师的面做检查,同时将他调至比较偏远的一个小学任教,镇教体局也给他一个警告处分。”
  
  关于小贺的学籍问题,赵建波解释说:“小贺因有病,中间耽误很多学习时间,只有办休学手续。休完学直接办理复学手续就行了。”小贺的姐姐反映的初三学籍转至初二,赵建波说,小贺是初三休学,复学时直接恢复到初三就可以了,休学手续都是这样办的,不存在初三学籍转初二的问题。
  
  关于后续治疗费,赵建波说,目前双方还在协商中。
  
  对赵建波的说法,小贺的姐姐说:“把成绩优异的孩子体罚成精神病,这属于正常教育的范畴吗?学籍问题并没得到解决,学籍就一直处于冻结状态。”
  
  那么,栾川县教体局是如何得出小贺是患有器质性疾病,与老师体罚无关的结论?小贺的学籍到底处于什么状态?
  
  记者又联系栾川县教体育具体负责处理小贺事宜的刘副局长。刘副局长称在开会,记者请其方便时回电,对方未回应挂断了电话。
  
  据了解,老师体罚学生,违反了《教育法》《义务教育法》《教师法》和《未成年人保护法》等相关法律的规定。体罚学生,不管是否产生严重的后果,其行为肯定是违法的;情节严重,会构成刑事犯罪。

责任编辑:WANG17

浏览次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