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省教育新闻网

关注青少年“案牍之劳形”

[   郑州日报   ] 作者:
2019-03-22 13:40:27 |
  “3·21”世界睡眠日前夕,中国睡眠研究会发布了《2019中国青少年儿童睡眠指数白皮书》。来自《白皮书》的数据显示,中国6到17周岁的青少年儿童中,超六成睡眠时间不足8小时,课业压力成为影响孩子睡眠的第一因素。
 
  处在最好的年纪,却难言充足的睡眠,中国青少年儿童这种普遍存在的尴尬,看起来是健康层面的问题,实则是由来已久的公共议题。《白皮书》分析,课业压力成为影响孩子睡眠的第一因素,这也不出公众意料。毕竟,青少年儿童本就没有过多的社会活动,但即便“无丝竹之乱耳”,却着实有“案牍之劳形”。最近发布的《2018年中小学生减负调查报告》就显示,仅有23.99%的学生可以睡到自然醒,高达76.01%的学生要由闹钟或他人叫醒。长期的睡眠欠账,让对学业已是不堪重负的孩子们只能在无人处感叹“感觉身体被掏空”。
 
  睡眠不足,直接关联到的是过重课业负担问题。过了子夜零点的城市里,哪家灯亮着的,窗前多半有个伏案的稚嫩身影,偶尔边上还有作陪家长的连天哈欠。这里面的滋味,中国式家庭都懂得。“宝宝不高兴,问题很严重”,教育部长陈宝生在今年两会“部长通道”上的网言网语,被认为是教育部门对减负再次释放的强烈信号。但问题是减负经过了多轮的博弈,似乎陷入了此消彼长的境地,当学校、家庭和社会都已经摆出了综合治理的态势,却不能毕其功于一役,以至于孩子们在“剧场效应”中成为大部分压力的落脚点,所对应的代价就是身体和心理上的多重透支。“今天不减负,明天要出大问题”,现在看来,对青少年睡眠不足的问题,不仅是早早地浮出了水面,更是引来了公众的强烈关注。
 
  不管是学习还是工作,好的身体是资本,再好的身体也需要睡眠休息来加油充电,这是生理机能所决定的自然规律,它无法更改。因此,关注青少年睡眠,就是为他们积蓄追梦的力量。
 
  有许多人的关注,也就意味着青少年睡眠不足这事可能会迅速上升到社会热点的层面,并被讨论,但“始于关注,然后就没有然后”的覆辙不能总是被重蹈。更需要警惕的是,现在还有人认为熬夜苦读是一种青少年阶段必须要吃的苦,这种老旧观念之所以还有市场,就在于它和课业成绩挂钩的线性比例。但那些身形孱弱、面色苍白的优等生,又何谈“文明之精神、野蛮之体魄”呢?
 
  所有人都认同“拥有健康才能有一切”的观念,但要让孩子早点关灯睡觉,就很难做到举重若轻。说到底,那个“开关”不在青少年自己手上把握着,而在于成人世界对于竞争的压力传导。现在,就青少年睡眠这事,《白皮书》分析出了,教育部门的减负承诺也做了,但一果多因的问题存量还需要在千头万绪中找到解决的由头。目前来看,“一刀切”或者用行政干预的手段,都起不了实质性的治本作用,毕竟青少年睡眠还真的缺乏施策和监督的软硬件。但方法不是没有,这不世界睡眠日要到了,何不尝试以公益的形式走进校园,把睡眠也作为一堂公开课,好好和孩子们说道这里面的科学逻辑。相信,在旁边听课的大人,也会有所得有所悟。

责任编辑:故城

浏览次数:

相关阅读: